跳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情火苗从火灾中窜出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7:24 阅读: 来源:跳绳厂家

div>2012年十一前夕,哈尔滨一家酒店举行了一场盛大婚礼。新郎娄宇感慨地说:“我感谢上苍的眷顾,让我们在茫茫人海中奇迹般重逢。”新娘陆雪说:“是的,我们要感谢上苍,但我们也要感谢自己,我们的重逢,不仅是上苍缔造的奇迹,更是因为我们对爱情的执著寻觅和牵念。”新郎新娘的话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来宾,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娄宇是一名消防战士,一次灭火战斗中救下了身陷火场的陆雪,自己却昏迷了7天。7天里,陆雪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守在他的病榻前。然而,就在娄宇醒来的前夕,陆雪却静悄悄地走了……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婚礼上的感慨又从何而来呢?

执行任务时,男孩从火海中抱出女大学生

2010年7月20日上午,娄宇所在消防队接到电话报警:一小区的一栋7层楼房发生火灾。随着命令,娄宇和战友们全副武装赶赴火场灭火。

到达火场后,消防官兵经火场侦查得知,起火点位于6层一个住宅,楼内大部分人已逃离了危险区,只有7层还有一名女子被困。娄宇抬头,果然发现7楼一个阳台上,有个女子伸出脑袋,挥舞着手在声嘶力竭地呼救,她的身后是滚滚浓烟……十秒钟后,阳台上呼救的女子忽然不见了,逃出楼外的人们不由得为那女子捏把汗……

情况危急,娄宇迅速对两个战友说:“我去救人,你们到5楼接应。”说着,娄宇戴上呼吸面罩,冲进楼内。

楼内被困的女子叫陆雪,比娄宇小1岁。读初中时,父母离异,她跟随母亲孙美兰生活。2007年,陆雪考入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此时,学校放暑假,陆雪回到齐齐哈尔的家中,开始着手写毕业论文。这天上午,家里只有陆雪一个人。她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焦糊味,紧接着楼道里有人大喊:“着火啦,着火啦!”陆雪一惊,下意识地冲过客厅,扑向房门。然而,当她打开房门,滚滚浓烟像猛兽一样扑进来,将她呛得几乎窒息。陆雪意识到,楼道已被烟雾封锁,如果从楼道跑出去,不被大火烧死也会被浓烟熏死。陆雪立刻转头跑向阳台,寻找别的逃生路径。

由于家住7楼,陆雪无法从阳台上跳下去,而浓烟像追兵似的跟着涌入了阳台。情急之下,陆雪把头探出阳台窗户,挥手大声呼救。可就在她看到消防车时,却忽然晕倒了……

娄宇一口气爬到7楼。他发现被困女子家房门大开,浓烟升上来顺着敞开的房门涌入她家,又从她家阳台涌出楼外,形成了烟道效应。摸清了情况,娄宇快速冲进屋里,直奔阳台。

透过烟雾,娄宇果然发现阳台地上躺着一个女孩,她的脸被烟雾熏得黢黑。娄宇俯下身,迅速抱起女孩就要撤退。可他忽然发现女子呼吸微弱,命悬一线。后撤要穿越更浓的烟雾,如果就这么将她置身烟雾中,她很可能会因持续吸入大量有毒气体而丧生。救她,就要把她活着救出去!来不及多想,娄宇立即将女子放下,摘下自己的呼吸面罩,给女孩戴上。

按消防部队规定,为保证救援人员安全,消防队员在灭火抢险时,是不允许摘下呼吸面罩的。娄宇顾不得多想,蹲下身再次去抱昏迷中的女孩,转身冲向滚滚而来的浓烟……

娄宇抱着陆雪,费力地迈着沉重的步履,终于穿过烟雾撤到了5楼。5楼的烟雾相对较少。娄宇看到来接应的两个战友,一颗心终于放下来。这时,他突然感觉浑身无力,瘫倒下去。

两个接应的战士赶紧将娄宇和陆雪背到了楼下。因为阳台烟雾浓度小,陆雪中毒不是太深,呼吸到新鲜空气后,意识开始复苏。而娄宇却因为呼吸大量有毒气体,一直昏迷不醒。刚刚恢复意识的陆雪,爬起来想看一看恩人,可还没等她靠近,娄宇就被抬上救护车疾驰而去……

很快,陆雪也被送到了医院检查,并无大碍。之后,陆雪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那个把她从火场救出来的消防战士,当面致谢。

陆雪和母亲随即来到消防队,打听到救她的消防队员叫娄宇,正在医院治疗。陆雪随即赶到医院病房,看到娄宇紧闭双眼躺在病床上。床边,是他的父亲娄世伟和母亲何玉敏。陆雪话未出口泪水已夺眶而出:“叔叔,阿姨,我是被娄宇救出来的那个人,他怎么样了?”何玉敏流泪说:“医生说是过量吸入有毒气体导致昏迷,能不能醒过来还不好说……”

陆雪“扑通”跪下来:“大哥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真对不起你们啊。”何玉敏抹去眼泪说:“闺女,娄宇是消防队员,救人、救火,是他该做的。”说着,双手扶起陆雪。陆雪蹲在娄宇身旁,握着他的手喃喃呼唤:“你快醒醒啊……”

不知不觉,天黑了。何玉敏劝陆雪母女回家。陆雪却说:“我要留下来照顾大哥。”何玉敏急忙摆手:“这怎么行?你快回去吧。”陆雪潸然泪下:“如果不是大哥救了我,我就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是我连累他了。我一定要看着他醒来。”孙美兰也流下了眼泪:“难得孩子有颗感恩的心,就让她留下来帮帮忙吧。”何玉敏只得答应了。

渐生情愫时,感恩的女孩因误会悄然退场

晚上,何玉敏和陆雪聊起了娄宇。娄宇入伍后,参加过大大小小灭火战斗一千多次,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冲进火海救人,因为表现突出,连续5年被评为优秀士兵。听着何玉敏的讲述,陆雪的双眼湿润了。看着病榻上的娄宇,她的心忽然泛起一种微妙的情感:娄宇是个英雄,即便躺在病床上也不失军人的俊朗和威武……

接下来的几天,陆雪一直都守候在娄宇身边。担心娄宇肌肉萎缩,陆雪时常替他按摩腿脚、手臂;娄宇只能鼻饲流食,陆雪就把食物用搅拌机打碎了,亲自喂娄宇吃;娄宇靠导尿管排尿,陆雪不等尿袋里的尿液满了,就拿去倒掉,全然不顾女孩的羞涩。闲暇时,她会紧紧握着他的手,在他耳畔轻声呢喃:“你快醒来吧,醒来……”

何玉敏被陆雪的真挚和善良打动了,心想:“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儿媳该多好啊。”可是她又想,人家是个女大学生,而儿子只是个消防战士,而且儿子还在昏迷,她不能有过多的奢望。可何玉敏并不知道,短短几天里,陆雪对娄宇的感情日渐升华,她对他的感恩之心已经变成了清纯和生涩的爱。只是,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天,陆雪的几个闺蜜听说她在医院护理救命恩人,便跑来看她。见陆雪满脸疲惫,神情中满是牵挂和焦急。一个闺蜜悄声劝她说:“他是消防队员,救人是他的职责所在,你和他素昧平生,可别把自己的幸福搭进去。”陆雪淡然一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能丢下他不管?”说这话时,陆雪的眼里有晶莹的亮色闪动,几个闺蜜不由唏嘘……

娄宇昏迷的第七天早上,陆雪正握着娄宇的手像以往一样喃喃自语,忽然感觉到娄宇的手攥紧了她的手。她忙抬头,发现娄宇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道缝……那一刻,陆雪感觉阳光蓦地一下照进病房,满屋灿烂。

“阿姨,大哥醒了!”陆雪激动地大喊。何玉敏急忙奔到儿子病床前,果然发现儿子的眼睛半睁不睁,手脚在动。然而,不管她和陆雪怎么呼唤,娄宇却没有其它反应。陆雪焦急地喊来医生。医生给娄宇做了检查后解释说:“患者情况大为好转,只是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估计在这一两天就会彻底醒过来,你们放心吧。”

医生的话让陆雪和何玉敏吃了颗定心丸。这天下午,消防队的一群战友前来看望娄宇。其中有一位漂亮的女战士还给娄宇送来了一个鲜花花篮,细心地将鲜花摆在娄宇床头。别的战友走后,女战士留下和何玉敏长聊了半个小时,还细心地蘸着凉开水给娄宇湿润嘴唇……

看着女战士亲密地为娄宇做着这一切,陆雪的心一下沉入了失望的冰海。因为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7天里,陆雪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娄宇。然而,突然出现的年轻女战士就像娄宇的女友。女战士走后,陆雪几次想开口向何玉敏询问娄宇的感情生活,但少女的娇羞让她欲言又止。她不知道娄宇醒来后,自己该不该大胆向他表白,她害怕错过,也担心贸然告白会搅乱娄宇的生活,带来不必要的尴尬……

就在陆雪纠结之时,大学同学打来了电话,问她为什么还没有回学校。这时,陆雪这才猛然记起,学校组织了暑期实习实践活动,明天必须赶回学校。陆雪咬牙决心离开,从此将这段朦胧的爱恋埋藏在心底。

傍晚,陆雪把娄宇换下的衣裳洗干净了,又打来热水为娄宇洗了头和脸。然后,她坐下来,给娄宇剪指甲。陆雪握着娄宇的手,感觉他的手是那么厚实、温暖,可陆雪的心却热一阵凉一阵,泪水忍不住流下来。“再见了,我的恩人,我会用一生牵挂你。”陆雪心里默默地念叨着,旋即迈着不舍的步子走出了病房……

再度重逢时,苦恋的男孩女孩再也不让爱情溜走

娄宇终于睁开了眼睛。何玉敏高兴得直流眼泪。这时,何玉敏不由想起了陆雪,很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却发现自己竟没有问她要手机号码,遗憾再次袭上心头。

“儿子,你还记得那个被你救出来的女孩吗?这些天她一直都在照顾你。”何玉敏迫不及待地告诉儿子。娄宇猛然想起自己从7楼救出来一个女孩,随后就沉入了梦乡。何玉敏絮叨着说:“她叫陆雪,有一双招人爱的大眼睛,长得挺好看的,我感觉她挺喜欢你的。可不知为啥,听说你要醒了,昨天她却悄悄走了……”

“陆雪——”娄宇心里一遍遍默诵着这个名字,更想亲眼看看这个女孩。娄宇积极配合医生治疗,身体日渐好转。能下地走动后,想见陆雪的愿望愈发强烈。一天,他打车去了陆雪的家。娄宇爬到7楼,发现陆雪家大门上还是烟熏得黑乎乎的样子。他敲了敲门,没人应答。邻居开门说:“别敲了,这家母女火灾后就没回来过。”娄宇黯然离开。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娄宇病情基本康复,回到了消防队。几天后,他再次去了陆雪家,但陆雪家里仍然没人。恐怕无缘与她相见了,那就把这份美好珍藏心底吧,娄宇想。

2010年底,娄宇转业回到了哈尔滨,在一家广告公司担任办公室主管。这时,娄宇才发现自己的梦里总会出现一个女孩的身影,那是陆雪。醒来,思念就像大潮一样涌上心头。娄宇有“消防情结”,工作之余常去家附近的消防队和战士们打球。娄宇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和陆雪重逢。

2011年6月的一天下午,娄宇下班后来到消防队门前的操场。这时,他突然发现一个女孩在不远处望着自己。女孩的一双大眼睛黑而明亮,长长的秀发随风飘逸,感觉有点似曾相识。娄宇的心跳加快了,她不就是自己梦中经常出现的陆雪吗?

对面的女孩也在看着娄宇。女孩朝他走来,惊讶地说:“你是……娄宇吗?我是陆雪,你能记得我吗?”是她,陆雪!娄宇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梦里头始终有你……原来你这么漂亮!我,我早就想看到你。”陆雪落泪了:“你让我找得好苦。”两人对望一眼,随即热烈地拥抱在一起。

娄宇说:“我去你家找过你,可你和你妈妈不在,我本以为不可能再见到你了。”陆雪眼里含着泪光,说:“我和妈妈长年和外公外婆住一起。那天遭火灾的房子,我们本来就很少去住,我画画时图个安静才会去那边。”接着,陆雪向娄宇讲述了离开他以后的日子。

陆雪悄悄离开医院后,在亲戚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就返回了学校。当时,暑假还没结束,陆雪独自住在寝室里,倍感孤独。这时,她愈发思念娄宇,后悔没有等到他醒来向他表白心迹……暑假余下的近一个月时间里,陆雪把自己关在寝室一心想着娄宇。他醒来以后会想起她吗?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一定回到岗位上了吧?每逢街上传来消防车的警笛声,她就会替他捏一把汗,心里祈祷他平安无事。为了纪念这段没有开始的爱情,陆雪决定凭着自己的记忆,给娄宇画一幅油画肖像。

开学了,陆雪的肖像油画也完成了。画面上的人军容严整,英气逼人,眉宇间透着一股淡淡的笑意。同寝室的姐妹问她画的是谁?她脸颊绯红地说:“你们看作品的名字不就知道了。”姐妹们一看,画面右下角有两个小字:战士。姐妹们不知道的是,她在心里给这幅肖像画的名字叫“爱人”。她盼望有一天能将这幅油画当做礼物,送给娄宇。尽管这很可能是一种奢望。

2011年1月,学校放寒假。陆雪回到齐齐哈尔,去消防队找过娄宇,听说娄宇转业回哈尔滨了。陆雪心头怅然,难道这一辈子就与他无缘相见了吗?她不死心,返校后经常在课余时到各个消防队附近转悠,希望上天眷顾,能让她遇到具有“消防情怀”的娄宇。果然老天开眼,真的让她与他重逢。

“这是我拍的你的肖像画,你看像不像?下次见面,我把画拿来。”陆雪打开手机,给娄宇看她拍下的油画。娄宇惊讶了:“像,太像了!”随即,娄宇提出了萦绕他心头很久的疑问:“你为什么要走呢?”

陆雪沉默片刻,说:“我怕给你家庭带来麻烦。”娄宇笑了:“我还没有成家,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走进我心里的女人,你能给我机会吗?”陆雪脸顿时红了,羞涩地说:“我不是一直在找你吗?”

两天后,娄宇和陆雪再次相见。娄宇给陆雪献上代表相爱一生一世的11朵玫瑰,陆雪则把她画的油画肖像带来了,说:“你知道吗,找不到你的日子,我把它当成了你。”娄宇心头一热,悄声问:“假如我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陆雪脸红了,幸福地接过了玫瑰。

当晚,娄宇把陆雪带回了家。蓦然看见消失了近一年的陆雪,何玉敏又惊又喜,急忙给娄世伟打电话,让他订一桌酒席,为儿子和陆雪重逢庆贺。吃饭时,娄宇对陆雪说:“我们明天就去齐齐哈尔吧,如果我未来的岳母没有意见,我们就把婚事办了。”陆雪说:“你急什么,等我毕业了再结婚也不迟啊。”娄宇幽默地说:“我怕你再跑了。”何玉敏和老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开心地笑了。

孙美兰得知女儿遇到了娄宇,流下了喜悦的眼泪。欣喜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2011年7月,陆雪大学一毕业,就和娄宇商量着准备婚礼。为了纪念两人在大火中诞生的爱情,陆雪在母亲的资助下,亲自设计将火灾中遭到毁损的房子装修一新,作为娘家发亲的新房。房子装修完那天,娄宇走进新房发现客厅、卧室里到处挂着自己的肖像油画,有他救火的英姿、也有他和陆雪的甜蜜偎依,每一张画都流畅着陆雪深情的爱恋……顿时,感动的泪水不由从娄宇的眼角流下。

2012年“十一”前夕,娄宇、陆雪的婚礼在哈尔滨举行。在亲友们的祝贺声中,陆雪牵手新郎走向人生的新旅程,不由思绪飞扬:那场大火,几乎夺去了她的生命,却让她遇到了一段生死不渝的爱情童话,她一定要永远珍惜……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