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破除以药补医怎样见成效

发布时间:2020-07-13 12:22:56 阅读: 来源:跳绳厂家

网上舆情要览: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价销售和“以药补医”,终于有了可执行的文件规定,对患者来说,无疑是利好消息。但对吃惯了以疗养医、以药养医、财政养医饭的医院和医生来说,在财政供给没有有效改善、医疗收入并没有很好增加的情况下,如何补上药品零差率后的窟窿,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而对于监管者来说,如何防止体制内取消的“以药养医”制度再在体制外出现、蔓延,让患者真正得到实惠,无疑更是对其智慧的考验。

新闻背景:

4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2年主要工作安排〉的通知》,工作安排要求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将公立医院补偿由服务收费、药品加成收入和财政补助三个渠道改为服务收费和财政补助两个渠道。医院由此减少的合理收入或形成的亏损通过调整医疗技术服务价格、增加政府投入等途径予以补偿。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后,同时提高诊疗费、手术费、护理费等医疗技术服务价格。

媒体论道:

或能告别“以药养医”

取消药品加成政策,意味着千夫所指的“以药养医”制度的终结。不知何时起,加成政策被就“过度消费”,成为药价畸高的罪恶渊薮。别说15%的加价率,从出厂价到医院价,中间利润超过500%、1500%都很平常,甚至2000%也不罕见。叫公众如何咽得下这口“药”?

取消药品加成,提高诊疗费、手术费、护理费等医疗技术服务价格,改革的意图相当明显:一是剥离虚高药价中的不合理利润,将畸高的药费降下来,舒缓公众“药痛”;二是匡正被扭曲的医疗价格,更好体现医护工作者专业技能的价值,让他们脑中不再总是想着开“大处方”创收,也让医院把更多精力放在“医”而不是“药”上。

理顺医与药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亦有助于平复医与患关系。但是,“医药分家”、“以药养医”能否缓解公众“看病难、看难贵”,让公众“病有所医”?这点仍不明朗。

取消加成政策,能否在药价上立竿见影?恐怕很难。取消明加成,仍可暗操作,药品批发商、医药代表可以通过给医院回扣的方式进行利益输送,让医院选择他们价格虚高的药品,而把价格实惠的药品挤出。一些地区采取“零加成”,最终也见不到什么效果,即是殷鉴。药品降价未必如愿,医疗服务价格却照升不误,前景便变得十分微妙。与药品价格相比,医疗服务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更加严重,医生看一个门诊、做一台手术值多少钱,公众很难判断,如果行政监管跟不上,医疗服务价格“最终解释权”仍在医院手上,升起来更没个谱。

一降一升,如果两者幅度相当,对于患者来说,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为医术付账总比给药厂埋单好;假如降缓升剧,药价降幅不足抵消“医价”上升,公众从“吃不起药品”到“看不起医生”,结果还是一样。目前,公立医院都有强烈的逐利冲动,他们不会坐视医院收入下降而不理,如果没有追加公共财政投入,医院千方百计从患者身上打主意的老传统是不可能改变的,不能开“大处方”,或许会催生“大检查”甚至“大手术”,从“没病开点药”到“没病开个刀”是完全可能的。

对于公众而言,“以药养医”固然可恨,“以医养医”也任重道远。“看病难、看病贵”的痼疾依然没有速效药衷。我国医疗卫生领域的问题主要表现在:医疗资源总体不足、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医保覆盖面不广、医疗费用上涨过快、公共财政投入不足等五个方面。个中当然有医院、医生等微观层面的问题,更多应该是系统性的宏观问题,如外部投入不足,羊毛只能出在羊身上,患者不仅承担着自己的医疗费用,还要为医疗的生存、发展埋单,负担不重才怪。

用比较低廉的费用获得比较优质的医疗服务,是公众的期望所在,也是医改的价值依归。而要达成这一愿景,需要公共财政有更多的担当,以外部“输血”缓解内部“造血机能”不足,而不总是将矛盾甩给医与患,让他们正面冲突。(广州日报)

湘潭定做西装

绵阳定做职业装

曲靖订做西装

临海工作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