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叶青山华为的成功与寡头行业的盛宴【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0:54:26 阅读: 来源:跳绳厂家

华为2013年销售收入实现385亿美元,终于超过爱立信成为世界第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从创立到现在不过20多年,华为为什么能不断超越国际巨头成为世界第一?当前总结华为成功经验的书籍和文章汗牛充栋,归纳一下,主要有八个方面,如成功实施跟随、主业集中(聚焦)、低成本、全球化等战略,并在自主创新、顾客至上、危机管理、全员持股激励方面卓有成效。笔者认为这些都是表象,那么华为成功背后蕴藏的真相是什么呢?

美国经济学家科斯(Coase)在1937年和1960年发表的《厂商的性质》和《社会成本问题》两篇论文中,提出了著名的科斯定理,即只要财产权是明确的,并且交易成本为零或者很小,那么,无论在开始时将财产权赋予谁,市场均衡的最终结果都是有效率的,实现资源配置的帕雷托最优。科斯定理的精华在于发现了交易费用及其与产权安排的关系,提出了交易费用对制度安排的影响,为人们在经济生活中作出关于产权安排的决策提供了有效的方法。根据交易费用理论的观点,市场机制的运行、制度的使用、制度安排及制度安排的变更都是有成本的,一切制度安排的产生及其变更都离不开交易费用的影响。因此通常认为科斯定理有两个表达方式。科斯第一定理即如果市场交易成本为零,不管权利初始安排如何,市场机制会自动使资源配置达到帕累托最优。在交易成本大于零的现实世界,科斯第二定理可以表述为:一旦考虑到市场交易的成本,合法权利的初始界定以及经济组织形式的选择将会对资源配置效率产生影响。根据科斯定理,笔者认为,华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交易成本和市场资源配置效率,是电信设备这个寡头行业的买卖双方寡头的盛宴,这才是华为成功背后蕴藏的真相。

华为是一个新兴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在华为创立的时候,这个领域就已形成了爱立信、诺基亚、阿尔卡特、西门子、北方电信、摩托罗拉、朗讯等几大国际厂商垄断的局面。经过二十多年的竞争发展,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北方电信、摩托罗拉已经倒闭,阿尔卡特与朗讯合并为阿朗,诺基亚与西门子合并为诺西,目前,只剩下爱立信、华为、中兴、诺西、阿朗等五寡头。

作为电信设备购买方即电信运营商在世界各国基本都处于寡头垄断地位。由于基础电信牌照不可能无限发放,因此各国的基础电信运营商数量都是有限的,一般3至6家左右。哪怕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进行电信改革打破垄断的美国,现在又形成了AT&T、S等几个电信寡头。中国经过几次电信改革,目前形成电信、移动、联通三寡头垄断的格局。整个欧洲也就沃达丰、西班牙电信等几个寡头。韩国有韩国电信、SK等寡头。

相对于自由竞争行业,寡头行业生产与购买双方的寡头地位博弈的结果,显著降低了交易成本,能够加速后进入者的成长,也能加速领先者的衰落,并且从某种程度上讲,生产与购买双方的寡头谁也离不开谁,二者之间是紧密的合作与共生关系。华为就是这个制度安排的受益者。

为什么电信设备这个寡头行业买卖双方的寡头地位能显著降低交易成本呢?第一,寡头行业买卖双方的主体少,交流沟通成本低,广告及业务宣传成本低,营销成本低。对某一个国家而言,电信业一般就是制造业五寡头与运营商几寡头之间发生关系,电信产品无需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无需到处寻找客户,只需与几家运营商保持联系即可,成本节约很多。对比一下自由竞争的建筑业,这个行业的施工企业多于牛毛,业主项目单位也遍地都是。施工企业要拿下承包合同,需要专门的投标班子长年累月在各地参加招投标,要交保证金,要编标书,要花很多差旅费,结果可能是十投只有一中甚至是十投全不中,成本高,收益低。第二,寡头行业买卖双方直接见面,卖方直接销售给买方,省却了中间流通环节,实现了利润最大化。电信制造商将产品直销给电信运营商,不需通过中间渠道如代理商、零售商,避免了利润在流通环节的分成和流失,这也是制度安排的红利。对比一下自由竞争的家电制造业,厂商很多,产品销给千家万户。早期,家电产品销售主要靠百货商场等流通渠道,利润分走了一大块;后来,苏宁、国美等电器连锁店崛起,家电产品销售几乎被绑架,利润被严重分流;现在,京东商城等电商崛起,家电产品再受打劫,再多的利润也经受不了销售渠道的盘剥,哪里还有利润?为什么海尔与华为利润差距大?科斯定理就是最好的答案。第三,为提高话语权,防止垄断,某一个运营商不能只选一个制造商,必须选两三家甚至三五家制造商,这给制造商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市场不用愁。电信运营商寡头采购电信设备时不仅要考量网络设备质量和价格因素,同时,后期的网络维护保养及扩容也要考量。如果某个运营商只采购某个设备制造商的设备,那后期设备扩容及维护保养就受制于人,价格就会被这家制造商垄断,扩容价格和维保价格就下不来,要提价也只能接受,因为只此一家,没有选择余地。因此,运营商不希望制造商垄断,引入竞争就非常有必要,让几家电信设备制造寡头来竞争对运营商非常有利。现实中,运营商根据网络规模一般均会选择2至5家制造商。而制造商对每个国家的3至6家运营商,也会将设备打入其中的部分或全部运营商。即使美国以网络安全为由阻止中国的华为、中兴设备进入美国,美国的运营商选择制造商仍有较大余地,爱立信、诺西、阿朗三寡头顺利入选。第四,与自由竞争行业相比,寡头行业买卖双方的主体少,价格的杠杆效应非常明显,市场扩张很容易。电信设备制造寡头想把设备卖到每个国家每个运营商,领先者拥有技术、服务优势,价格也不便宜,后进入者在技术、服务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为获得市场就会低价格扩张,实施价格战策略。而价格往往是市场的敲门砖,只要降价就有市场,同时,由于主体少不会陷入无休止的降价过程中。华为就这样成功进行了国际化扩张。

总之,在华为的成长过程中,电信设备这个寡头行业的交易成本低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也是华为代表的电信制造业成为中国高端制造业的一颗奇葩和光辉典范的根本原因。(

信托公司排名

加盟电销大数据

公司变更地址流程

云南信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