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井冈山自然保护区踩红线建酒店8年间屡叫不停【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8-13 00:19:22 阅读: 来源:跳绳厂家

井冈山自然保护区踩红线建酒店 8年间屡叫不停

井冈山自然保护区踩红线建酒店 8年间屡叫不停

2013-10-11 15:24:30 来源:南都网 浏览:0

涉嫌违规的“江西首席旅游地产”,已在井冈山自然保护区的缓冲区开门迎客。 (南方周末记者汪韬/图)

江西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功能区划图, △为商业地产。 (曾子颖/图)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却能在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缓冲区内开建“江西首席旅游地产”,八年间屡叫不停。

这已非首例。中信集团早已上山,保护区被诟病曾因此调整规划,为旅游地产让路。

“早禾木,4km” 这块交通指示牌立于江西省井冈山景区的旅游集散地茨坪镇路边。对于当地的旅店老板、导游来说,早禾木是一个未曾去过的神秘景点 没有列入190元的旅游套票,没有观光车直达。

但若打听售房信息,早禾木便是当地人推荐之处。沿着水泥路,经过两道关卡,在海拔900米的次原始森林中,掩藏着庞大“旅游地产综合体” 井冈天缘国际度假区(以下简称井冈天缘)。

山脚下有一个不起眼的界碑“井保缓015”。这意味着,界碑往上都是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缓冲区甚至核心区,包括早禾木。

我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的缓冲区开展旅游和生产经营活动。

2005年至今八年,伴随着井冈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甚至国家林业局的频繁叫停,早禾木依然完成了从荒废的茶园到高档度假村的“华丽”转变。而井冈天缘也非井冈山保护区第一次开发旅游地产。

近日,井冈山正在申报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而正如2012年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一样,这个涉嫌违规的开发项目并未曝光。

“江西省首席旅游地产”

这是一个建筑面积相当于半个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的度假村,2013年5月17日,南方周末记者在井冈天缘看到,这里正在建设五星级酒店、国际会议中心、总统别墅等,完工的只有瀚泽国际大酒店。早上7点,工人开始忙碌。南方周末记者询问何时完工,“三个月后。”一名工人回答。

4个月后,一些酒店预订网站已可预定瀚泽国际大酒店,但酒店的接线员对于散客业务还不太熟悉,称入住的多是团队或培训班。

“接待客人主要是旅行团,散客少一点。”5月17日,酒店前台一名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这边属于井冈山主峰保护区,优势在于纯天然。”

前往井冈天缘的道路上早已挂着宣传条幅,在工作人员提供的宣传册上,这里被称为“江西首席旅游地产综合体”。

宣传册背面印着“发展商:龙升集团”。2013年5月,循着宣传册上的地址,南方周末记者两次前往南昌市星河国际写字楼,1408号确是“江西龙升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升公司)”,但大门紧锁。从门缝中看进去,前台桌上空无一物。

4个月后,南方周末记者再次致电公司的南昌办公室,一位员工称公司总部已搬到井冈山,这里负责为旅行社推广酒店。

作为“江西首席旅游地产综合体”的发展商,龙升公司的公开信息却支离破碎。公司没有专门网站,只有一些员工都不知晓的“井冈天园”网站。南方周末记者在查阅资料时发现,该处项目名称混杂,除井冈天缘之外,还有井冈天园、天宝花园等,但这些名称都指向早禾木开发。

多个信息表明龙升公司成立于2004年,员工称老板为“南昌老板”。但在江西省工商局查不到公司档案,其工商资料在井冈山市。而井冈山市政府网站的“工商局企业基本信息公开”显示,其成立时间是2007年9月6日,这与网络公开信息和其员工的表述都大相径庭。

一个旅游网登出了酒店的介绍,包括一位王姓男士的手机。他给南方周末记者发来公司简介和数张装修效果图,称“我们别墅产权50年,可以对外出售”。

茶园变休闲景区

2013年5月21日,南方周末记者致电井冈山保护区管理局保护科,刚提到早禾木,工作人员马上说“对,现在正在处理这个事”。追问处理何事,他没再回答。问及酒店营业时,他支支吾吾回答“没酒店”,是“景区服务设施”。

早禾木的“这个事”,似乎已是公开秘密。公开的政府信息显示,这是当地号称投资8亿元的招商项目。而在井冈山市政府官员的多篇讲话中,该项目都作为政绩被提及。

在刘信中看来,这已是井冈山的陈年旧账。“大兴土木!”看到度假区的照片时,这名原江西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局总工程师痛心喊道。他曾两次前往早禾木参与项目评审。

1990年代初,刘信中第一次前往早禾木,原因是当地考虑到早禾木地区村民生计,计划恢复荒废的茶园。江西省林业厅批复同意在早禾木建立种植业生产基地。

然而随后数年,出乎刘信中意料的是,种植生产基地开始变身为休闲度假景区。

茶园几经转手,最终龙升公司接手。据网上一份落款为龙升公司的《五指峰牌有机茶质量管理手册》介绍,2005年3月,公司收购茶厂,地址正是“井冈山早禾木”。

而据另一份《井冈天园项目投资价值分析报告》称,公司与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等单位签订项目合同书,以租赁方式取得本项目1000亩土地开发经营权。“2007年6月,公司通过挂牌出让方式取得本项目旅游接待服务中心用地,并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用地性质为商服用地。”

这些网络资料未能从龙升公司处得到证实。一名酒店工作人员称:“从最初买下这块地开始,包括路,全部是老板自己修的,建了8年。”

据当时的一名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回忆,茶园一直由当地林场和村庄管理,“承包没有通过保护区管理局”,更没有与公司签订所谓“项目合同书”。而对于挂牌出让土地,“他们说网上拍卖了,我没有看到。”一位当时保护区管理局负责人回忆说。

不过,从2007年井冈山市发改委下发的《关于核准江西龙升实业有限公司调整井冈山五指峰生态休闲度假景区项目名称的批复》可以看出,调整后的项目名为“天宝花园”,拥有三万多平方米的“茶艺加工体验中心、综合服务楼、茶泉浴”等诸多服务设施,此外,还有水泥路、游览步道、停车场。

井冈山市发改委批准项目单位名称、建设地点均和现在的井冈天缘完全吻合。

叫不停的开发

上述分析报告中列出了诸多项目立项批复,其中包括“国务院生态旅游总体规划(林护发[2006]236号)”。这个文件是国家林业局对井冈山生态旅游总体规划的批复。据当时参与编制规划的保护区管理局人士称,国家林业局欲对各类景点再度进行评审和登记。

刘信中第二次来到早禾木。与第一次只有荒废的茶园、无人居住的房屋相比,这次他已看到正在修建的钢筋水泥楼房。刘非常生气,“我心里明白,(当初)不能松口,批了生态旅游,就无法控制了。”

当时早禾木开发内容仅与茶园相关。“不要钢筋水泥,不要永久性建筑。”刘信中再三强调。2006年,井冈山的生态旅游规划获得批复。

然而,2008年初,早禾木地区开始拆旧建新。按照2007年井冈山市发改委的批复,建设范围已超过了国家林业局的生态旅游规划。在市政府信息公开平台上,规划局登出了一幅落款日期为2007年1月1日的“早禾木景区规划平面图”,甚至标注了“度假别墅”、“温泉中心”等与茶艺无关的项目。

“一发现我们就去制止,但是制止不住。”一位当时的保护区管理人员说,“他们说我们没有执法资格。”管理局多次下文勒令停工,甚至一个星期要去几趟。但是“很无奈,下了(文件)又不听你的”。

2008年底,当地茨坪街道办事处年度工作总结称:“今年我们加强跟踪服务工作,目前主体工程已全部完工进入装修阶段”。在谷歌地图2010年1月13日的实景图中,四处白色建筑已赫然可见。

实际上,井冈天缘暗度陈仓并非一帆风顺。2011年和2012年,国家林业局接到了当地举报,两次责成江西省林业厅督查。

督查结果要求项目立即停工,“林业厅的态度非常明确,不准搞宾馆。”省林业厅当时的督查人员张雄(化名)说。

然而,督查效果不彰。“矛盾在地方。”张雄说,“保护区下放后,领导都由地方任命。”

2000年,几乎与井冈山自然保护区升为国家级的同时,保护区管理局的权属从省林业厅直管变为井冈山市政府管辖。2005年,副厅级的井冈山管理局成立,为吉安(井冈山为县级市,隶属于吉安市)市政府派出机构,保护区管理局又划归井冈山管理局管辖。

划为地方管辖后,刘信中去“找麻烦”的次数变少了,甚至都不认识后来的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对于开发而言,本来保护区是天然的‘反对派’,现在不是了。”刘信中说。

2012年,龙升公司在网上贴出了大量装修招标和酒店服务人员的招聘广告。2013年,瀚泽大酒店的广告打在了通往井冈山的高速公路上。

重蹈覆辙

张雄曾建议将早禾木调出缓冲区:“但这是一片叶子中的一个圈,划出来很难。”

实际上,2008年,井冈山自然保护区进行过类似的区划调整,最大的改变在于茨坪镇和梨坪村被“抠”出保护区范围。

茨坪镇是井冈山原市政府所在地,早已宾馆、商店林立,调整无可厚非。梨坪为一个村庄,据当时参与区划调整的人士透露,调整的最直接目的是为了支持中信集团建设国际会议中心。该人士甚至接到了这样的指示:“调不回来就不要回来,就待在北京”。

刘信中曾参与过区划调整的评审,“我很奇怪(为什么要划出梨坪),这里比较荒,现场植被不好,历来缺水。”刘信中认为梨坪区划调整的原因是为了置换出植被更好的区域。但在梨坪设定了一个高度线:海拔900米以上不能开发。

2013年5月18日,南方周末记者在梨坪看到,东北角的洼地为中信的国际会议中心及配套的五星级酒店,西北角的高地为补偿梨坪村民而修建的白色楼群,剩下一半以上区域由三家房地产公司占据,“我们只卖现楼”等宣传标语林立。

三家房地产公司售楼人员均称从中信手上拿到地块。地产商的广告中以《井冈山风景名胜区条例》和“申请世界自然文化遗产”为由,打着“核心景区只拆不建”、“绝版机会”的招牌。

水资源缺乏和污水处理或将成为梨坪的瓶颈。上述中信工作人员称目前的用水引自茨坪,房地产开发商则说取自山泉水。如果三家房地产商的楼盘全部建成入住后,供水不足将会成为问题。

更为严重的是污水排放。一位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称,中信曾计划建设污水处理厂,由于梨坪范围小、地势低,处理后的污水要排入保护区的核心区,污水处理厂建设因此未通过。据上述中信工作人员介绍,会议中心已于5月10日试营业,目前暂无污水处理厂,“肯定也有一个简单的污水处理池。”

2013年9月24日,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称污水处理厂仍未动工,会议中心也没有开过什么会。“他们主要搞房地产,也不会亏。”

茨坪镇的开发也未能停止。虽然当地规划对楼层作出了限制,但一个由宁波房地产商开发的楼盘已达到了17层。

刘信中依然记得有一年他在井冈山评审了五个项目,其中一个度假村开发项目因为“踩了政策红线”而遭否决。“那个外地老板后来还感谢我。”刘信中说。面对当下的井冈山商业开发,他自问了一句:“停下来要多大的决心?”

(南都网)

编辑:admin

电动卷板机

杀菌灭藻剂厂家

钢丝刷辊

大亨互娱邀请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