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协商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特有形式

发布时间:2020-07-13 15:46:26 阅读: 来源:跳绳厂家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把“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作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重要内容提出来,意义重大,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围绕推进协商民主发展的相关问题,半月谈记者专访了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

记者:说到民主,通常大家比较熟悉的是选举民主,何谓协商民主?如何把握协商民主的科学内涵?

李君如:实现公民与公民、公民与政府之间的讨论和协商,是民主政治的最基本要素之一。2006年中共中央5号文件提出:在我国,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力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重大决策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

这两种形式,前一种一般称为“选举民主”,后一种可称为“协商民主”。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把它与选举民主结合起来,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特色之所在。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对我国协商民主实践经验的总结,对协商民主的内涵有一个科学概括,指出:“在党的领导下,以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为内容,在全社会开展广泛协商,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

也就是说,我们所讲的协商民主,其政治前提是党的领导,基本形式是在全社会开展广泛协商,协商内容是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遵循的原则是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

这里的关键,是要把党的领导与人民民主、决策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与有效性、民主与民生有机地统一起来,真正造福于广大人民群众。

记者: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把握?

李君如:强调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是因为协商民主是我们党在民主政治的实践和理论中的伟大创造,来源于我们自己的实践。尽管我们研究过西方的协商民主理论,但我们的协商民主不是源于西方的理论。

强调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独特优势”,是因为协商民主不仅能够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特点,而且具有别的民主形式所没有的优点。

首先,协商民主反映了人民当家做主的要求,反映了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特点;其次,协商民主是实现决策科学化、民主化的重要形式;再次,协商民主不仅是决策民主,而且是从决策到决策实施全过程的民主,它不仅仅关心谁来决策,更关心怎样决策、决策怎样实施以及决策实施的结果。第四,协商民主是通过对话达成共识的民主,不会因民主而导致社会多数与少数的分裂甚至社会动荡。第五,协商民主在共识形成过程中更关注整个社会的整体利益,反映的是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要求,而不迎合某一部分人的利益。

把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这两种民主形式相互结合、相互补充、相互支持、相互配合好,就能够最大程度地实现人民民主,最广泛地凝聚广大人民的智慧和力量,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记者:您如何看待协商民主与党的群众路线之间的关系?

李君如:协商民主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这是因为协商民主是群众路线这一党的根本工作路线在政治制度上的体现。群众路线的实质,就是要在党和政府的工作中坚持和实行人民民主。

改革开放的实践告诉我们,在贯彻党的群众路线过程中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让公民充分享有受到法律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并在制度建设中把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结合起来,大力推进协商民主,可以大大加强和改进党的群众工作。

记者:我们应该如何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

李君如:推进协商民主的制度化发展,首先要认识和把握协商民主的科学内涵。这个科学内涵我刚才已经讲过。协商民主是一种现代民主理论,是一种人民群众可以广泛参与的民主方法,更是一种符合中国国情包括中华文化传统的民主制度。协商民主的制度化建设,是发挥协商民主独特优势的根本保证。

推进协商民主的制度化发展,也要注意“广泛”和“多层”的要求。我们都知道,我国的协商民主是在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实践中发展起来的,但现在协商民主应用的范围已经大大超越了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体现在党的领导工作和执政环节的方方面面。

事实上,我国人大在立法过程中十分重视立法协商;政府在决策之前也依法举行听证会,进行行政协商;人民政协的民主协商、统一战线中民主党派的参政协商,以及各地创造的各种各样的基层协商民主形式,不胜枚举。因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必须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

这里所讲的“广泛”,指的是协商民主横向的覆盖范围;“多层”指的是协商民主纵向的布局层级。“广泛”与“多层”相结合,就是在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基层组织、社会组织都要建立和拓宽协商民主的渠道,深入开展立法协商、行政协商、民主协商、参政协商、社会协商。

所谓协商民主的“制度化”,就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所强调的,要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协商民主体系。同时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与此同时,我们要把这样一个纵向衔接、横向联动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体系,同逐步完善、不断发展的选举民主制度相配套、相促进,更好地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依法治国有机地统一起来。

记者: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提出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中,特别强调发挥统一战线在协商民主中的重要作用和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您如何看?

李君如:进一步发挥统一战线在协商民主中的重要作用,从根本上说,就是要完善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认真听取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意见。对此,我的理解是要落实好以下三项具体措施:一是,中共中央根据年度工作重点提出规划,采取协商会、谈心会、座谈会等进行协商。二是,完善民主党派中央直接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制度。三是,贯彻党的民族政策,保障少数民族合法权益,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

同时,我们要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的作用。人民政协在我国民主政治结构中,作为主要进行协商民主的政治组织,是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各级党委和政府、政协要制定并组织实施协商年度工作计划,就一些重要决策听取政协意见。要拓展协商民主形式,更加活跃有序地组织专题协商、对口协商、界别协商、提案办理协商,增加协商密度,提高协商成效。同时要在政协健全委员联络机构,完善委员联络制度等。(记者 何晏 姜磊)

鞍山制作西装

怀化定制西服

汉中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