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最后的流氓到底该不该继续坐牢

发布时间:2020-07-13 13:41:25 阅读: 来源:跳绳厂家

北京人牛玉强在1984年 “严打”时,因“抢帽子”等行为被以“流氓罪”判处死缓,后服刑期改至2008年。1990年,牛玉强保外就医,2004年4月被收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监狱管理局表示,牛玉强保外就医逾期近12年未归,其刑期顺延至2020年。牛玉强的委托律师周泽向农八师监狱局发函,建议将牛玉强逾期时间计入刑期。 2月21日,周泽收到对方回函,表示坚持顺延刑期。周泽再次致函新疆监狱部门,申请重新裁处延刑期决定。(《新京报》2月22日)

围绕此案的争议至今仍在持续,多位法学界大腕坚称原判有效,牛玉强应回监狱服完刑。他们的理由主要在于,一个生效的判决应该得到尊重;但也有好多人认为“流氓罪”和“严打”是历史问题,虽然今天看来对牛玉强的处罚过重,但这种认识不当溯及既往。

牛玉强与妻子,儿子在北京家中

支持牛玉强该收监的

“最后的流氓犯”被收监不荒唐

有人认为,流氓罪早就取消了,到现在还要算刑期太荒唐。然而,不能以现在的法律来看27年前的事件。在那个时代流氓罪是存在的,并且依法已经做出了生效判决,那么就该尊重判决并执行,否则就是亵渎法律的权威。严惩流氓罪是有时代背景,假如20年后,贪污罪已经取消了,那时候的人也不能认为法官现在的判决是错误的。

牛玉强因保外就医而游离在监狱之外的“漏服刑期”,也要恪守法律,在法定范围内严格执行,单凭流氓罪名被取消是不能就算作“执行完毕”的。根据法律规定,保外就医期间应计算在刑期之内。如果罪犯病已痊愈刑期未满,应收监继续执行剩余刑期;如果刑期已满,则按期释放。保外就医罪犯在规定时间内不报到的,还有一系列惩治措施。

退一步讲,就算新《刑法》取消了流氓罪,但对流氓犯罪行为的惩治并没有削弱。取消流氓罪名以后,刑法增设了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猥亵罪、聚众淫乱罪等罪名,而这些犯罪行为原来正好是以流氓罪来定罪量刑的,可见取消流氓罪只是取消了一个罪名,而并不是取消对流氓行为的打击。原来的刑法第160条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其他流氓行为构成流氓罪,流氓罪范围太广,像个啥都能装的“口袋”,具有很多弊端。笼统规定并不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分解后对惩治流氓犯罪更为科学更具有操作性,打击犯罪更准确了。

北京人牛玉强因“抢了一顶帽子,砸了一扇玻璃,打了一个人”1984年严打时被判处死缓。媒体没有描述“抢帽子”的细节,虽然现在听起来抢顶帽子不至于犯罪,但以今天的法律“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的行为很可能构成寻衅滋事罪。当年的“抢帽子”放到现在也未必一点过错也没有。保外就医逾期12年未归,本身就是藐视法律的违法行为。

据农八师监狱管理局的复函,牛玉强及其具保人和当地派出所从未向监狱汇报其有关情况,监狱多次发函要求回监办理续保手续,并向北京朝阳公安分局及当地派出所发函要求协查牛玉强,均未得到回函,新疆石河子监狱两次上网对牛玉强追逃。其间,2004年2月,朝阳分局回电话告知,“牛玉强患结核病,在家不能动。”监狱派员前往牛家中调查,否定了朝阳警方的说法。可以看出有关部门在执行保外就医时存在疏漏,但这并不能作为“最后的流氓犯”不被收监的理由。(红网/普嘉)

呼伦贝尔设计工作服

四平定制工作服

职教服装

相关阅读